戌甲子

山中无甲子,寒尽不知年。

【博天】风的祭祀[完]

 风的祭祀

我听说,那大妖,背后长着一对乌黑光亮的羽翼,容颜极其丑陋。
我听说,那大妖,会化身成容颜清秀的少年,用笛声魅惑人的心智。
我听说,当年有位源氏的贵族武士,曾被那大妖迷惑了心智,差点误入歧途。

坐在小店的角落里品着茶,听着这里的人们讨论着各种闲谈趣事,我有些哭笑不得,王孙贵族中但凡有哪个生的好看些,世人总要把各种和魍魉鬼魅的风流韵事和志怪传奇加在他身上。事实上,不过是世人的一厢情愿罢了,为什么我如此笃定,因为他们口里那位源氏的贵族公子,正是我的父亲源博雅。

和人们言传的相反,现实里我的父亲是个平庸又刻板的人,每日活得规规矩矩,他的人生,沉闷又无趣。别说这些风流韵事,恐怕他这辈子大概连妖怪的面都不曾见过。要说这些志怪传说里,唯一有些靠谱的,大概就是我的父亲,真的是个很英俊贵族武士。

我和父亲的感情很淡,从我出生到现在,他除了偶尔过问我的功课,几乎和我并没什么交流。而我的母亲,则是一位落魄的贵族,家族的衰败并没有让母亲遭受到府中人的歧视,父亲在任何时候都会给予她最好的保护。父亲一生只娶了母亲一人,少时的我觉得他们是恩爱的,父亲每次远出回来,都会贴心的为母亲带回各种礼物,大到珠宝首饰,小到挂件摆饰,每次,他都能轻易的让母亲那双澄蓝色的眼睛里载满惊喜。我想,他大概和我一样,爱惨了母亲这双美丽的眼睛。
后来我长大些啊,却总能在母亲这双眼睛里,读到常人不易察觉的忧愁和落寞。那个时候我才明白,父亲能给予的,从来不是母亲想要的。

我热爱骑射,对弓箭到了痴迷的程度。神乐姑姑总说我像极了年轻时的父亲,但我觉得一点都不像。一个真正的武士,就是要时刻斗志昂扬,不断向强者挑战,而不是像父亲这样,每日平平碌碌,连弓箭都很少拿起。越随着年龄增长,我越发觉得,父亲的生命是如此的消沉和死寂。

是的,消沉,死寂。
他似乎很喜欢有风的天气,起风的时候,他会一个人安静的坐在院中的樱花树下,偶尔自斟自饮,但更多的时候就那么静静的坐着发呆。微熏的时候,他也会坐在那里,对着风喃喃自语,眼神是我从未见过的温柔。也只有在这个时候,我才觉得父亲是那样鲜活的一个存在。

我12岁的时候,母亲为家里添了一个妹妹。她生的很美,像极了母亲,尤其是那双冰蓝色像宝石一样的眼睛,比母亲的还要明亮。但她的性子却不随母亲,也不像我和父亲。不过是五六岁的年纪,永远一副冷冷清清的样子,话很少,也几乎不和同龄的孩子一起玩耍。
她不擅长言辞,但又固执又倔强,每次和我吵架,说不上两句话,就会气呼呼的扭头走人。很可爱,所以我格外喜欢欺负她。

妹妹不爱刺绣女工,也没像我一样,热爱骑射。却在8岁那年,疯狂的喜欢上了笛子。

那天父亲回来的时候,妹妹正在樱花树下坐着吹今日刚学会的那首曲子,并不是很熟练,却也能听出几分神韵,父亲看着妹妹,脸上有一瞬的恍惚。

从那天起,父亲便开始亲自教妹妹吹笛。我也是这个时候才知道,父亲原来这么擅长吹笛,他的笛声很美,好听到听过一次就绝对不会忘记。

我虽不通礼乐,但从父亲目光里流露出的赞许就知道,妹妹对笛子有着生俱来的天赋。品茶酿酒,吹笛下棋,老人家一样的爱好,却跟父亲异常的合拍。

母亲笑着跟父亲说:“你以前总嫌信贞咋咋乎乎的太吵,说想要个安安静静,不爱骑射,只喜欢礼乐的孩子,喏,现在,终于有了……”
是啊,终于有了。

我一直以为,像妹妹这样的孩子,应该会是那种云淡风轻的性子。直到有一天,她站在我们面前,一脸严肃的告诉我们,她要穷尽一生去追求大义的时候,我才突然意识到,我这个妹妹,也许是个傻的。看着她一本正经的样子,母亲笑的颇为无奈,我更是笑的伏桌不起,无意间扫了眼父亲,他只是呆愣的看着妹妹,眼眶却有些发红。

入秋的时候,因为气候干燥,父亲的书房失了火。好在下人发现的早,火势并不大。当时父亲几乎是惊慌失措的跑进火里,再出来的时候,脸上身上都是烟熏过的黑灰,看上去格外狼狈,怀里却紧紧护住一个小匣。
那是我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失态的父亲。

父亲情绪平复下来,看着正倚在门前同样静静看着他的母亲,半晌犹豫地开口说了一声,对不起。
母亲善解人意的没有继续询问,只是岔开话题道,花灯节就到了,下次我们一家人一起去集市上看花灯吧。信贞从前念叨了好久呢,却一直没有机会。
好,好啊。

母亲最终没能等来一家人去看那场花灯。节日前的几天,母亲染上了重病,父亲请来了最好的大夫依旧束手无策。

第二年的开春的时候,母亲永远的离开了我们,父亲接到消息从外地赶回来,却最终没来得及看母亲最后一眼。那天,母亲一直望着门外的方向,我知道她在等父亲,可我却无能为力帮她实现她最后的心愿。

母亲的丧事办的很隆重,像生前的每一次一样,父亲都极尽可能的给予母亲最高的礼遇和爱护,不肯让她受一丝一毫的委屈。

自那之后,父亲一直没有再娶,世人都艳羡这位贵族武士对妻子的痴情。而母亲临死前却告诉我,父亲这一生,几乎把他能给的所有最好的东西都给了她,唯独除了爱情。

母亲走后的第三年夏天,妹妹离开家去找寻她的大义,临走前和父亲大吵了一架,然后不辞而别。一直都是个固执又倔强的孩子,一旦决定的事永远都是这样义无反顾。

这些年,我常年在外游历,鲜少回家。春天来的时候,我带着我心爱的女孩一起回了家,她很可爱,和我一样热爱弓箭。

父亲依旧坐在他的樱花树下,静静地吹着笛子。只是,年逾半百的父亲,身板已不再像当初一样挺直,有了些许佝偻,头发也白了很多。看着风中他有些苍凉的背影,这个时候,我才觉得,也许父亲这一生都很寂寞。能一直陪在他身边的,只有这棵樱花树,他的酒和他的笛了。不,或许,还有风。

后来,我再次遇到了妹妹,她依旧是那般清清冷冷的样子,执着的寻求着她的大义。不同的是,如今身边有了一个愿意和他共同实现大义的人。我见过那小子了,很不爽他,一看就是个爱搞事的家伙,但是……他和妹妹之间似乎很信任彼此。算了,难得有个愿意陪她傻的人。我不禁想,如果父亲也在的话,此刻他一定同我一样,责怪着那家伙是如何教唆了他的女儿。但最终,他也会像祝福我和我心爱的人一样,去祝福他们。
有空回去看看父亲吧,他……很想你,临走时我对妹妹这样说。

这年夏末,正在外游历的我和我的妻子收到了神乐姑姑的来信,信上说父亲病了,让我们尽快回家。

庭院的樱花树已经长满了绿油油的叶子,树下却再也见不到父亲的身影。家仆告诉我,父亲已经有一个月没出过屋子了,这时我才知道父亲的病已经这样严重。

年逾花甲的父亲,眼睛里已经没有往日的神采,因为染病的缘故,变得很嗜睡。只是起风的时候,他依旧会静静的坐在窗边,看着窗外沉思,也只有这个时候,才恢复些精神。

入秋的时候,父亲的病症再次恶化,大夫说他大概熬不过这个冬天。曾经我一度觉得我对父亲并没有很深的感情,却在得知消息的那一刹那觉得心空了一块。摸到脸上冰凉的液体,啊,我哭了么,原来我是那样悲伤。
我推掉了后面所有的行程,决定留在家里陪伴父亲,走过他最后的时光。

神乐姑姑经常会来看望父亲,他们偶尔会谈论一些过往的事,有她在的时候,父亲的精神总比往时会好很多。许是少年时经历过大世面的缘故,姑姑比我们任何人都要淡定。她说父亲已经被疾病折磨了太久,死对他来说反而是一种解脱。

父亲最终还是熬过了那个冬天,春天来得时候,庭院的樱花树钻出了新芽,但父亲的病症却日益加重。他清醒的时候很少,即使清醒着,大多时间也是对着窗外发呆。

父亲走的那天,窗外的樱花树已经绽放出第一枝樱花。神乐姑姑和我守在他的床边,他躺在那里,几乎完全没有了活着的气息。黄昏的时候,父亲暗沉的眼睛恢复了一丝清亮,而我知道,那是最后的回光返照。
“神乐,黑夜山的樱花开了么?”
父亲的一句话,让一向最淡定的神乐姑姑伏在我怀里哭到崩溃。
哥哥,原来你一直...

父亲似乎并没有执着于听到答案,或许是因为他已经再也没有精力了。
他轻轻合上双眼,嘴角却露出一丝微笑:起风了。
父亲走的很安详。

那个晚上,妹妹回来了,她跪在父亲的灵前哭了一夜,这是第一次看到她这样强烈的表达着她的情绪,我知道,她和我一样,深爱着我们的父亲。

争得神乐姑姑的同意,我瞒过了族人,偷偷把父亲葬在黑夜山的樱花树下。神乐姑姑说,这是父亲生前的愿望。

整理父亲遗物的时候,我在父亲的书房里又看到了那个小匣,犹豫了一下,我最终还是打开了它,里面只有四件东西。
第一件,是一个丑陋的面具,小时候似乎在庙会上看到过很多类似的款式,大概是父亲小时候的玩具吧。
第二件,是一把笛子,并不是很华丽的样式,却意外的精致用心。
第三件,是一幅画卷,我轻轻展开,画上是一个骑着马的少年,梳着高高的马尾,穿着火红色的武士服,手持弓箭,眉眼里尽是少年张扬的意气,画上的人正是年轻时候的父亲。落款处的墨迹已经化开,那些斑斑点点的痕迹,我猜测那是父亲的眼泪。我不禁想起17岁那年我第一次参加骑射比赛,也穿了这样一身的火红色,母亲盯着我看了好久好久,她说我像极了她第一次见到父亲时的样子。
第四件,是一个精致的锦盒,我轻轻打开它,里面赫然是一根乌黑的羽毛。

我脑中突然闪现起年少时曾经听过的那些传说:
那大妖,背后长着一对乌黑光亮的羽翼,容颜极其丑陋…
那大妖,会化身成容颜清秀的少年,用笛声魅惑人的心智…
当年有位源氏的贵族武士,曾被那大妖迷惑了心智,差点误入歧途…
那大妖,最终被那位贵族武士,一箭射穿了心脏…
那武士跪在地上抱着那大妖的尸体三天三夜都不肯离去....

我曾取笑过那些说故事的人有多愚蠢,可也许,愚蠢的那个人其实是我。

父亲一生未曾提起过任何人,却在弥留之际依然惦念着黑夜山的樱花。

后来,我把这四件东西埋在了父亲的旁边。那天山上的风很大,漫山的樱花雨几乎淹没了我的视野。恍惚中,我听到一个清冷的声音在我耳边说:谢谢你。
我蓦地睁开眼睛,什么都没有,仿佛一切都只是幻觉。

那一刻,我突然想,也许父亲这一生并不寂寞,因为风,从未离开。




评论(15)

热度(79)